挤八通

传媒大学 1

八通线,传媒大学站。晚上八点。

传媒大学,当第一辆车驶来的时候,我看见有人被挤得紧贴在车门玻璃上,被迫摆出奇妙的S形,车门一开,等车的人轰一下涌入车内,刚刚贴在车门玻璃上的这位仁兄早已不知踪影。我知趣地退到一边,第一回,遗弃。

又来了车,依然是不挤死你不偿命的塞得满满的车厢,这感觉,是十个核弹也摧毁不了的挤上车的决定。车门一开,前进的能力便从身后涌来,我就这样被硬生生地推入了车门,无奈车内的半空中其实没辙再有剩余,前边的这位壮汉生生地阻挠了我生活的道路,半只身子还在车外,只好丢弃,再等五遍车啊。

 第三辆车。我一边懊悔着怎么一直不打车,一边悄悄给自己鼓劲,这回无论咋样都得上来,否则迟到可不是一件好事。“开往高碑店的列车即将进站”的声息一响起,周围便都是一种备战的情状,我们捏紧了背包的带子,一副弦上弓的态度。

 当火车头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维持秩序的五叔大娘们只好挥动起先中的香艳小旗来试图平息我们的骚动——当然,这个都是徒劳无益的,当车门打开时,前进的能力重新由后迈入袭来,站在率先排的我好不容易不负众望进了车厢,差点被夹在车门中间的包包也被好心的后排人塞了进来,呼,好险。

 然则战斗还并未终止。我被迫与一个青春男生面对面站着,后背贴着一位中年秃顶男的将军肚,我恨不可以将头压得更低,可是仍是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面前男生的每五回深呼吸。我在心底默默地问候了世界上的编剧们,为啥电视视频之中那么妖媚唯美的面貌到了具体这么狗血又残忍呢?后背贴着的这只大肚子——是的,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它的温度以及每一次晃动。包包被挤在身后某个缝隙里,事实注解,想要拽回它简直是痴心妄想,它被牢固地卡在裂缝里,难以回头。我不需要也不能引发一只扶手或者手环来稳住自己。在那一个勉强可以塞入肢体的上空里,我和整厢人组合一个总体,只要全体不倒,我也会巍然不动。

幸好只是三站,当列车驶进四惠的时候,我也就解放了,出了车门,摸摸口袋,还好还好,手机还在,钱包也在,理理被挤皱的衣角,又得匆忙地向一号线奔去了。

图表来源: 纯属扯淡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