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法国巴黎的金秋

传媒大学,老舍说,春天早晚要住..老舍说,春季必然要住北平。天堂是怎么体统,我不领会,然则从我的生活经历去判断,北平的春天便是上天。秋季在上海市,无论是逛公园、赏红叶、爬长城仍然约三五好友一同逛街,都带着秋季的爽快。图为王府井百货公司。

初秋的京城,还夹带着夏日的火热,然则天空却愈来愈不同了。天高云淡是对京华冬季最好的形容。图为蓝天下圆明园的残垣断壁,这片被损毁的建筑那么清晰,提示我们毫不遗忘这段历史。

银杏树的叶子逐步变黄掉落,落在绿色草地上。

被秋风染红的红叶披挂在墙上。图为改造从前的传媒高校二食堂

阳光透过一片枫叶,在墙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

故宫的皇宫内,一棵变了颜色的树与朱粉红色的门互相映衬。

金秋的梧桐树叶色彩斑斓,粉红色、肉色、粉色交错在一块儿,倒映在幽蓝的湖面上。图为理工大学钢琴胡。

晚上圆明园在日光的投射下涂了一层金色。深秋的风渐渐凌冽起来,吹得柳树枝在半空飘荡。

下午的圆明园

金秋的晌午,交大怀宁阁极度安静。

暮秋的未名湖泛着蓝光,与天空的颜色相互辉映。

有点树的叶子掉光了,光秃秃 的树枝用高傲的态度迎北方的严冬。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